分类
社会生活

二舅和周衙内,我们生活平时并不稀奇的两面

​这两天,我看到最多的就是两个名字,一个是二舅,一个是周劼。二舅是一个自媒体人的二舅,而周劼是江西某个官员家里的公子。这两个人都引发了很多讨论,但是一开始我都提不起兴趣。

其实类似的故事我听的太多,并不稀奇。

有人觉得二舅的故事太过离奇,但是其实,如果不是只看光鲜亮丽的大城市。高考因为各种原因耽误务农终身,本来就是农村孩子的基础宿命,非常难以改变。因为整个高考在大城市外的录取比例就很低,而在一些农业为主的省份,主要的录取也集中在省会和发达城市,农村教育很差,录取率低。其实在我前两天刚刚发的文章《知识改变命运只是一个错觉》,我刚仔细聊过。

而我们虽然在光鲜亮丽的大城市很少见到残疾人,但是只要到了任何一个乡村,肢体残疾的,智商低下的,精神残疾的并不少。各种庸医、以及因为疫苗接种的不足,小儿麻痹肢体残疾本来就不少。在大城市里面的很多残疾人深居简出,而在农村则没有办法不穿行乡里自谋生路。还有就是改革初年各种工厂对生产安全、劳动保护的不足,被机器切掉了手,砸断了脚的,确实也是非常常见。我亲戚里面有一个长辈是独臂,具体因由我也记不得了。而我一个堂兄的大儿子其实就是痴呆,一辈子都没有太多的自理能力。

农村里这些事情纯属平常,没有会觉得稀奇。因为最大的苦难,很多时候,仅仅就是因为你生在农村而已。那些看着没有残疾,没有智力问题的人,其实也都是背负了很多身份带来的苦难。

二舅的故事如果都是真的,那么这个人个人当然还不错。因为在类似的状况下,沉迷酗酒的,意志消沉的,打老婆为乐的的其实也比比皆是。受到生活环境和教育的限制,相信改开之前更公平的糊涂蛋也不在少数。你也很难去苛责他们。

问题出在,其实他们从来都不稀缺,他们一直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只有当这个自媒体从业者,用丰富的文案去包装二舅的故事的时候,他才焕发出了振奋人心的力量,让很多人不断的重复观看,讨论和点赞留言。然而,同样是这个二舅,如果他来到了大城市,从这些观众身边路过的时候,也许不会激起任何人的同情,更别提敬仰。更多时候,大城市的人看到农村来的,衣衫破旧的老人,想到的更多的可能是怎么那么脏,身上有臭味,是不是几天没有洗澡啊。

二舅只有被精心的包装之后,才变得稀缺,才变得励志,才变得发人深省。

你以为二舅有多么伟大的精神内核么?

其实,大多数苦难中的人,只有一个简单的信念,无非就是活着。

这倒是侧面可以解释为什么最近很多城市的孩子们看到二舅这么一个片子会有共鸣。几年前,很多人想着都是买更大的房子,都是过上更好的日子,最近很多人想的其实也是简单的,活着。所以这个时候,二舅这么一个片子,就成了一个很好的心理建设的片子,想想人家多么苦难,再想想自己未来可能的苦难,还要啥自行车啊,活着。

再说,周衙内,消息刚出来的时候。我有很多见多识广的大哥都说这孩子的背景可能是假的云云。比如,某些领导不至于给他递烟,等等。而我却说,我觉得这没啥稀奇的。可能很多大哥见识的是更有地位的一帮大佬。

而周衙内这种,其实我觉得很熟悉。其实在中国生活,你真的没见过衙内么?很多单位都有些因为家里关系好,而进来的。这里面当然不发一些很努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但是像周衙内这样的其实也不少。

他在朋友圈里面说,“你以为会读书、名校研究生就想进我们单位,没那么容易!这个人当年仗着自己会读书、学习好,看不起我们这种靠父母的人,呵呵,社会会教他的。”

让很多年轻人不爽。其实,在我看来他说的非常客气了。事实比这个更残酷的多。你接受了良好的教育,考了公务员,一级一级的升级,如履薄冰,而周衙内,根本不需要这样。

有一张周衙内晒的读书照片,可以看出衙内的用功和不学无术。他用功到了,不认识的字会标出来拼音,他不学无术到了,这本段段一页纸,一堆不认识的字……其实也没啥真正的生僻字啊。

桎梏、诲、冶、淫、扪,这几个字都不认识……他的学历我不了解,但是你说他小学三年级后就辍学了,我都相信。

其实很多人,如果有足够的生活经验,对周衙内的言行并不会有什么诧异。要我说,在我看来,他已经是官员子弟里面最没有追求,最人畜无害的那种了。

我试图理解很多人的错愕感,也许大家都觉得我身边有个衙内没啥稀奇的,我已经习惯了。但是江西某地出现了这么一个蠢衙内,让我突然发现,原来我以为只有我身边有这些官员的腐败,有这些不学无术却旱涝保收的官员子弟。而现在我知道了,我这里并无特殊,全国哪里都是这样吧。

我只能这么去理解。

但是,我们并不能做什么,我们无非就是惊诧一下,然后继续生活吧。

高歌猛进的永远是身边的衙内们,而我们则是我们外甥们的二舅,默默的等待生活的苦难,期待有一天遇到一个大惊小怪的外甥来看我们……

打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