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Tinyfool的故事 写作

2013年总结 —在困惑和挣扎中试图前行

我写过回忆录,虽然没写完。去年元旦过后没有多久,我写过《iApp4Me一周年记》,在产品和商业上做的一败涂地的前提下,用一些热血的悲情和无奈的慨叹,那篇文章倒也算是赚了不少人的喝彩。

事后,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有什么擅长?我写程序真的好么?我写过最长的代码也就是1万来行,还各种乱七八糟的结构。算法不精通,也没有哪一门语言和平台真的是擅长的。

说起来很多人说我是国内很牛的iOS开发者,其实无非就算在北京最早玩的100人里面可能有个我而已,真正大卖的App没有一个属于我,唯一可以吹嘘的就是帮网易开发过有道词典iOS版本的第一个初步的版本而已。知道我们公司的底细的人知道我们App里面真正的代码都是 @Scyx 老师和其他的程序员写的,我没有写几句。iOS刚开始流行的时候,我还录过两集教学视频,现在论坛上问一个基础问题,我可能都会召唤Sycx出来帮忙。

公司管得好么?当然管不好。我第一次跟霍矩合伙做搜索的时候,我们就不知道怎么管理和建立销售团队,到了iApp4me时期,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招聘、管理和做好市场和营销方面的工作,甚至可以坦率的说,我曾经尝试去挖的人,基本上一个都没有挖到过。公司做到人最多的时候,有8个人,其实大多数都是自己送上门来的。到了面试的时候,除了程序员外,其实我也无计可施,怎么考核都不知道。

产品,在自己没有亲自做几个面向最终用户产品之前,还觉得自己是有些独到眼光的。真正做起来,眼光?谁没有,扯皮谁不会?做出来需要多久,有多少前驱后继需要考虑,做出来怎么推广?怎么让用户滚滚而来?我其实还是不会。

文章写的好么?有个一两万pv的文章我也写出来过,但是那都是赶上了有什么情绪喷发的时候,我真正谋划要写的东西,往往没有多少人看。从98年到现在,在网上也算是写过不少东西了,有什么真正能流传的么?其实也没有。有没有出过书呢?没有。那一年,参与翻译了两本书,结果是动了手才觉得自己是个废柴,看不懂弄不明白的东西太多,做事情也不够认真仔细,真正到了截稿的时候,胡乱敷衍了就发了出去。等到参与翻译的书出来,自己的名字不够显眼,甚至觉得有点庆幸,书卖的不好,甚至觉得有点庆幸。就算不提写书,即使是投稿,也只给《程序员》杂志投过几篇很短的东西,这么多年的稿费估计合在一起连5000都没有。

感情问题上基本上也是一个失败者,害怕孤独,但是没有保持长期亲密关系需要的各种特质。谈过屈指可数的几次恋爱,没一个有好下场的。每次甜蜜的时间,都没有后面舔伤口的时间长。日渐苍老以后,有一日对镜自顾,自忖,我要是好人家的女儿,我也看不上这么一个邋里邋遢,身无长物,脾气也不好,没钱没貌的家伙啊。

更严重的是,这一年,开始慢慢感觉到糖尿病日重。有几次,早晨以为老爹做的饭没有盐味,中午外面吃饭发现辣菜没有辣味,咸菜没有咸味,过了一两日才明白是自己莫名其妙味觉消失,养几天吃寡淡的食物才好。又或者,有时发觉自己胳膊上长一些癣,越挠越重,头上长疖子,脸上也莫名的出油。最近一年,牙也开始日益恶化,有时候还感冒一次就一两个星期都好不利索,等等。后来仔细观察联系,其实各种不舒服都跟没有控制好饮食有关系。其实我父母身体也不怎么好,但是今年下来,倒是感觉他们比我身体硬朗多了。我经常想,会不会哪天死在父母之前呢?孩子就苦了,我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积蓄,也没有给孩子留写点什么。

其实以上种种想法,就是那篇《iApp4Me一周年记》之后不久,我的一些所思所感。

公司剩的钱也在逐渐减少。没有用户量也找不到后面的投资支持。13年的前半年,有很多时间花在找下一轮投资,但是业绩确实不好,谁会看的上呢?我开始后悔,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找的投资额太少,不够折腾的;开始想别的出路,等等。

后来,我开始做iBook Author(iBooks)格式的兼容阅读器,我觉得这东西非常厉害。一方面,是我想做的东西,另外一方面,暂时iApp4me想不出来出路的时候,我也不能让自己和团队闲着。做开发的日子其实是相对来说比较快乐的,开始是 @Sycx 一个人写,后来大头和一凡也都加入一起写。管着管着技术团队,我心情越来越好。我看得到我在技术管理的里面的价值。虽然他们三人真的在写,我参与的代码极其少,而且我参与的代码其实都完成的不怎么样,有些根本就是开了个头,没有结尾;但是我发现,我可以站在他们三个人之外,做一些调配,站在一个局外的角度,去分析,任务如何分配效率最高。以及,如何构建一个逐步完善的目标,从而达到整个项目可以更快的做好技术验证,每一个步骤都可以交付可以测试使用的产品。其实,我做了这么多年技术工作,总是喜欢一个人猛冲,很少在一个团队里面做事情,也没有怎么管理过技术团队。但是这个项目,让我发觉我的各种技术都懂一点,眼界非常宽的优点,在架构层面和项目管理层面是非常有价值的。

这个项目一开始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仅仅把iBooks格式支持的各种特性列出来,我估计就可以吓到非常多的人。包含,但是不限于,各种形式的图文混排,文字自动绕拍带有不规则形状图像的透明部分,支持各种图像和文字特效,支持各种内建的Widgets,等等。做之前,我跟@sycx 老师商量的时候,他就跟我说这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我说你估计几个人做多久可以搞定。他说,估计需要3-5人做2-3年。我说,估计我们1-2个人做,可以半年做出来。后来,我们确实是在半年左右做出来的。而且我们大概做了一个多月,就卖出去一个授权,10多万块钱,那时候,虽然大多数功能都没有搞定,但是因为我们的设计一开始就是逐步逼近、持续演进,所以,那个版本交付以后,虽然缺乏一些复杂的功能,但是作为基本使用在限制一些特性的前提下使用,完全没有问题。

虽然投资继续不好谈,也没有人能听懂这个东西到底能做什么。但是我还是充满乐观的心情,因为我们做了一个月而已,就卖出了一套,这很像我们做搜索那年,那年也就是做了一个客户一个月以后,第二个客户就主动上门了。

但,一开始这些都不重要,反正产品还没做好,就继续做产品吧。

等阅读器基本做好了,市场和推广仍旧是个问题。出版社,杂志社聊的很多,都没有什么结果。时机、产品等等方面都有问题。

投资方面更惨淡,能看明白这东西是什么的投资商,我感觉完全没有。

7月份,我们被通知新杂志项目2013中国新媒体创业大赛全国总决赛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接触了一圈投资人了,我觉得挺失望的。比赛我估计意思也不会太大,不是很想去,不过既然都进了总决赛了,我又觉得不去也不好,就去了。另外我觉得@sycx同学跟我创业那么久也够辛苦的,也算是带他去杭州旅游一次(这个死宅男,来了上海几年,唯一去过的地方就是几个漫展和初音未来的演唱会)。

回来后,虽然拿了个第三名,但是也没有特别亮眼的投资offer,我开始跟投资人商量万一钱花光以后的后事该怎么做。那时候,虽然知道公司已经到了绝境,但是我还是各种不平,觉得产品没问题,投资界认识不到产品的价值不完全是我的问题。投资人劝我当机立断,先裁员,把成本降下来,再做打算,就算要死也不马上死于钱紧。

那其实才是整个2013年最苦闷的日子。

于理员工都是我招募的,都是在我的管理下行事,公司经营不好不是他们的责任。于情大家2年来天天一起做事,一起吃中饭,饭后还经常一起玩,从感情上这个决定也不好做。其实,我脸皮这些年厚了,面子倒不是问题,但是这个举动是不是在宣布投降呢?我之前放弃搜索生意以后,后悔了很久很久,我不想再次不战而退。

所以,几天后,我开始跟员工谈话,商谈后事,最后,从7人收缩到3人的规模,算了算银行账户余额,本来还有2、3个月就要花完的钱,又可以用到将近1年后了。

然后呢?

死是暂时死不了了,然后呢?

那是一段第二苦闷的日子。

早死早超生,如果不裁员,大概13年9月份的样子,我们就会清盘,一定会很痛苦,然后,既然我没有什么余钱,我只能马上找份工作。按照现在移动互联网的热度,收入不见得比在盛大少。我个人的经济状态马上会得到大幅度改善。

我真的无数次这么想过,承认我错了,我白痴,我愚蠢,我不够努力。然后,放弃一切鸿图霸业的梦想,找一家可以养家糊口的公司,好好挣一份高工资。尽量每天早点去,不迟到,每天做完自己的事情就闪,多点时间陪孩子,多点时间出去玩,买个房子,买个车,买点自己喜欢的家具,把自己的屋子好好弄一弄,有点家的感觉。

不赶快挣钱的话,按照我身体恶化的程度,也许我会死在40多岁?还够不够给孩子存点钱呢?

那段时间看了不少美剧,反正心烦意乱就看一集新的,看完了,高兴一会儿,还是心烦意乱,然后,再看再乱,再乱再看,一天就过去了。

后来,这样晨昏颠倒的看美剧,睡觉,吃饭,看美剧,没有多久,我发现身体恶化的太厉害了。我开始考虑该怎么办。

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想活下去,我想看到郝依然长大。第二,我不想混一年,我不知道没有钱了,我们怎么做一番大事业,但是我不想庸庸碌碌待1年。第三,我想出去见见世面。

我开始认真的走路;我跟 @sycx 老师沟通开发进度,开始研究我们当时觉得非常麻烦的把我们的阅读器移植到Mac/Android和Windows平台的方法;我趁8月份同学聚会的机会,回趟天津的机会,办了护照和港澳通行证,开始策划,香港游、泰国游和美国游。

走路的成效是,我通过每天走10-15公里的运动量,在9月到10月间的半个月减了20斤体重。

开发进度是Mac版本我们其实已经做出来了,Android和Windows平台下阅读器的开发已经有了很大的突破,而且副产品可能能单独挣钱。

旅游的进度是,我去了一趟香港,还想再去一次,泰国还没成行,美国也没有。

另外一个成效是,我们最近跟一家公司签订合同,把我们的技术用于国内的平台电子教材项目里面,2014年的营收基本上可以持平了,又要多活一年。

还有一个成效是,Tiny4Cocoa论坛从我们裁员后,我有精力去经营了,现在流量和用户慢慢的持续增长,也开始有一些很忠诚的用户了,我们在上海地区搞的线下小活动也很多次了。

相比几个月前,有好几件事情都有点成效,但是困惑和挣扎依旧。

最近,我开始认真的考虑移民的问题。我的公司如果立足于做技术解决方案的话,我人在上海还是北京,美国还是东京,其实差异不大。所以,我有移民的考虑了。本来是准备真的不行了,清盘了在考虑的。

我不知道明年的今日会不会不再迷惘和彷徨,只希望能多养成好的习惯,以后多自省,不是一年一自省,而是日日自省。我希望还能静下心来,日拱一卒,说起来去年说是这么说,很多时候,还是在迷失在迷惘和彷徨之中,唯一有点收获的就是一点一点做出来的阅读器项目,那确实是日拱一卒,从一个完全没有影子的项目一点一点做出来的。希望到2014年,写总结的时候,能有些辉煌欢乐,而不是悔恨和悲情,与大家共勉。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