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Tinyfool的故事 游记

香港行记 - 正文

上接《香港行记-缘起

起飞

买了机票后的一个星期,我忙着各种各样的突发的和既定的事务,临走2天前,我对酒店哪里好,仍旧没有概念,但是等不得了,于是在携程随便搜了一个酒店,(地段也不懂,价格也不明,看上去离地铁不远的样子)订下了。地点是另外一个问题,我其实看过很多年港剧,还听过罗大佑的《皇后大道东》,香港地名知道不少,但是完全建立不起来概念,哪里好,哪里坏也不知道。走前一位做旅游的朋友还给了我,他们的香港旅游指南试用版,我也看不下去,我决定就这样吧,到了香港再说吧。

然后就到了临飞前的前夜,我出门前总容易失眠,那夜就干脆早睡,连东西都没有怎么收拾。第二天起的甚早,10点10分的飞机,我6点半就起来收拾东西。

一个背包,平日在上海穿行的时候背的,里面有我的RMBP 15,Sony XPERIA 6.4吋手机,一个可以充1.1-1.2个iPhone的外接电源,一个iPad Mini 3G一代,一本快看完的冉云飞的《像唐诗一样生活》。一个当年去健身房时发的提包,五双袜子、五件T恤、一件衬衣,我的吉列刮胡刀、飞利浦电动牙刷。

然后吃早饭,休整,草草的出发,走到地铁6号线我家门口那站,6号线到世纪大道转2号线,2号线到龙阳路转磁悬浮。地铁正好错过了两趟车,时间略紧,有点后悔没直接出门就打车去磁悬浮,不过上了磁浮,我心安了。

到了机场,第一次走国际出发,我有点记忆不太深刻了,总之挺顺利的就上了飞机。下午一点多到的香港。

第一次走国际通道到达。香港感觉不像是中国的领土,因为我们飞去香港要走国际通道,要准备港澳通行证,在我看来,跟办理护照没区别,走的渠道差不多,办证的地点也在一起。无非是护照要签证,港澳通行证要签注,名字不一样而已。

到达机场的时候,还在跑道中间的时候,就可以搜到香港机场的免费Wifi,虽然信号不是很好。

流程记不得太清楚了,只记得,一切跟着机场的指示走,大家也不太争抢,慢慢的就走出来了,出来的时候,香港办公人员也就是在我的通行证里面用订书机订了一个小标签,然后过去就是海关,有一个大门写着“无需申报”之类的标题,我看前面有人从那里走,就跟着走了出去,还以为会有什么自动检测门需要经过一下,然后就出来了,这倒是吓了我一跳。和着,这么多年我觉得神秘兮兮的国际通道,就这么简单啊?

从这个时候起,我就到了香港了,但是香港到底什么样子?该怎么办?我还是完全没有头绪,因为我根本一点也没有准备,也没有想准备。机场

走出海关,就看到一个中国银行港币兑换处,可以换港币,我就去换,反正我也看不懂,计算不清楚汇率是否合算,我也懒得选择,先来1000港币吧。对面相貌甜美,普通话还不错的美女,告诉我我可以给他900人民币,她会给我1xxx港币。我先是一愣,然后想,多么聪明的做法啊,我要是要1000港币的话,岂不是要给他8xx的钱,我多难准备零钱啊。

然后,我是一个有港币的人了,虽然1xxx的港币,购买力到底如何,我完全没有头绪。

我开始瞎逛。

因为坐的是春秋航空的廉价航班,不提供免费餐饮,在飞机上我只买了一瓶矿泉水。饿了,我开始看,有麦当劳,也有美心点心,等等。人都很多,我是一个实在不喜欢人多的人,你想我在大陆这么多年,见什么最多,就是人。不过,很赞的是我发现,这些饭馆,虽然空间不大,但是都提供了存包服务,即使是携带大行李箱的乘客,也可以一身轻松的去排队点餐。

我想一旦我到了香港市中心,吃喝肯定不是问题,还是先解决交通问题吧。

机场快线车站门口,一个是一个柜台,排了不少人,然后远处是自动售卡机,但是发现好像卡还有些门道,普通的卡以外,还有特殊的旅游八达通卡,包含机场快线一次往返(记不清了),3天内,任意地铁?好像是。220港币。但是好像这个自动售卡机不卖,怪不得柜台那边排那么多人。我排上队以后,一个香港大姐,走过来问我买什么票,给我一张表格,我用普通话问她,她马上转成普通话回答。帮我在表格上勾选了,220的那个类型,然后,排到我的时候,直接递钱和表格,就万事OK了。前往酒店

拿了旅游八达通卡,我冲进机场快线的车站,还以为要走很远……结果过了闸机,看到的原来就是站台啊,远远的看还以为是一个什么候车大厅,旁边一个工作人员,催促我,我赶快紧赶两步,冲进车厢,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然后几秒后,车开了。

我这时才一身冷汗,哪一站下呢?赶快找携程的订房确定短信,粘贴地址出来,用Google Map搜索,Google推荐的路线是:机场->青衣站->奥运站,然后步行。

刚搜到路线,就发现机场Wifi连不上了,一路上一堆Wifi但是貌似都是需要密码,或者需要网页认证密码的。我手忙脚乱的根据一个旅游攻略里面的介绍把漫游运行商强制换成PCCW,然后根据一串流程,在时有时无的WIFI下,非常困难的连上了PCCW-Free,还时不时的断掉。我曾经考虑开联通的什么漫游3G服务,后来我觉得我实在无法信任伟大祖国的运营商,而且看不懂他们的资费模式,就没开。然后,以为香港的免费WIFI够多,或者够方便,结果也不行。

就在折腾的时候,发现青衣站到了。

赶快下车,出闸口,出前,我颇为彷徨,问了下旁边询问处的帅哥,才敢出的。然后是等电梯下到下面,电梯就两层的样子,而电梯顶上的灯写的不是1、2楼,而是写着xxx线、xxx线的样子。本来应该是更清晰的标识吧,但是我实在还没弄明白,我在什么线,以及我要去什么线,所以居然才错过了一次电梯。

然后就上了地铁,比机场快线人多多了,我立刻有了种,到了香港的人间之感。这就是真的香港了吧。车厢还是有座位的。各色人等,看上去比我土的大爷大妈也有,菲佣模样的人也有,眼镜IT男也有。我虽然背了一个电脑包、手提了一个手提包,但是还是假装出本地人之感,只是不知道本地人看我是何感。

到了奥运站,出站时,我颇为惊异,居然有A/B/C/D/E等出口,赶快又看Google Map的指示,顺着E出来,是一个汇丰中心,从里面下楼出来,就跟酒店只隔几条街了,几分钟就走到了。

路线图:

看导航的时候感觉好远好远,结果坐的时候,发现一会儿就到了。

酒店

我订的酒店叫做香港西九龙丝丽酒店,酒店的周边,很多楼都破破烂烂的,所以,我第一眼看到这个酒店觉得订得挺值的,当然其实这也是衬托出来的,相对来所,感觉比较像国内的假日酒店的外观。

大堂也宽敞明亮,一个男人正在check in,我就习惯性的站在他背后,旁边一个服务生,告诉我可以去沙发等待。我一开始还略不习惯,觉得站会儿就站会儿,再说,这就是篮球卡位,万一坐下来,再来个人怎么办呢?后来发现前一个check in了很久,我就来沙发上慢慢等。

我check in的时候,一切顺利,只是告诉我没有大床房了,只有双床房,开始后悔在携程没有勾选,必须大床房。

房间在19楼,进去后,我惊呆了,这么小啊。下图为全景图,这房子就这么大。

我身高180,躺在床上的话,脚伸直的话,脚后跟是磕床沿的。床前写字台下的小凳子拿出来则没有走道。简言之,我在大陆住过最便宜的几十块钱的酒店也没有这么狭窄的。

洗手间基本上就是站立一人的空间。右面是一个仅可站立一人的浴室,前面是马桶,我一度怀疑我是否可以顺利坐下(欣喜的告诉大家是可以的,但是……还是挺麻烦的)。

环视一圈后,虽然小,但是也不是不能睡,十几年前,铁道部的绿皮车站一路从天津到四川,我又不是一次两次。其实就是小,会感觉有点压抑,以及不方便,倒也没啥的。

我开始把衣物整理下,放好,把电脑拿出来,准备用google map熟悉下地形。随手打开Twitter/Facebook等反动网站,想看看速度如何,然后我惊呆了,怎么能这么快呢?跟我们用VPN上反动网站的便秘感完全不同,那简直是飞啊,我马上在微博发了一条“突然感觉到了畅快的翻墙感受,真想这几天窝在酒店上网算了”。

要不是,想到这时候,已经将近3点,我腹中实在饥饿,我一定被酒店的网络所吸引,把香港5日游变成网吧5日游。

午饭

我背上电脑包(这几天天天背着,其实也没用上过,我在上海也是,走路被电脑习惯了,负重走,感觉可以加速减肥吧)出发了,酒店所在地,基本上在奥运站和旺角站之间。旺角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港剧里面经常听到,而且旺角旺角,应该是很兴旺发达的吧,何况在大陆的经验是地铁站附近一定繁华,于是我就出发了。

在Google Map的指引下,我沿着附近破旧的街道向东前行,路过一个小店,两个,这类小店在上海我是绝对不会光顾的,因为食品安全问题。但是也许是到了香港,也许是外面虽破,里面却看起来干净明亮,我在第三家小店门口停下,进去了。然后……他们居然没有菜单,一位大姐走过来,用粤语问我吃什么。

经过无数年的TVB和从初中开始听Beyond的熏陶,粤语说慢了我是听得懂的,但是不知道怎么表达。用普通话跟她说稍等,我看看。她应该听不懂普通话,但是理解了我的意图。

后来,我想说要蛋餐饭,她听不懂,好像菜单上也确实没有,我就选了咖喱牛腩饭,比比画画是人类共同的语言。

实话说,味道谈不上多好,相对我的口味也许盐味淡了一点。但是我吃得很开心,很便宜的一顿,可以在一家很小的饭馆吃,我吃完了,不担心食材有问题,感觉很干净卫生,烹调也很用心,这就不就够了么?这就是来到香港愉快的第一顿饭。

闲逛

饭后,继续往旺角前进,走啊走啊,感觉我居住的酒店周边应该是一个比较平民化的区域,两边有各色的小店,也有一些加工作坊,路上有小货车等等穿行。各种高楼,但是看起来并不鲜亮,看上去很像浦东世纪大道附近的老公房的景象(当然,不是这种低矮的老公房,大多数是高耸的旧楼)。

过马路的时候,发现有的路口有硕大“望右”标志,就像香港的城市规划多先进啊,每个路口都有标志,以免行人犯傻。但是后来发现有的路口有有的路口没有。第二天,我才大致明白,原来这边有“望右”的话,对面一定有“望左”,只出现在单行道。这类单行道的路口一般不设红绿灯,行人按照标时看一下通过就是安全的。

红绿灯等待时间格外的长,但是大多数人会有序的等待,偶尔有人会闯,在红灯和绿灯时,你会听到不同的声音,时间久了,可以形成条件反色不需要看到灯就知道该等还是行。

走啊走,走到了弥敦道,很宽阔,走着双向四车道的汽车,而且名字这么耳熟,我知道,这一定是旺角的主街了。我转向向南,虽然这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九龙什么是港岛呢。

弥敦道两旁都是高大的楼房和各色大商铺,人也比刚才的任何一条街道多多了,我一直往前走,心说,这里就是香港最繁华的地方么?但是感觉有点不对啊,还是有点破旧的样子。继续前行。

路过某个大商场时,我决定进去寻觅卫生间,一走近到了上了二楼,我瞬间感觉屋顶好低啊,我几乎可以碰到屋顶。这是我第二次感觉到香港的局促。

一路以来,我感觉香港的空气质量颇好,即使是酒店旁边的那些货车,到了弥敦道,和旁边的一些道,我也开始呼吸到一些尾气的感觉。但是仍旧感觉比上海要好。我去的那几天,香港的空气质量指数是80多,香港的朋友都说空气不好,地铁里面也有警示。但是……我离开上海那天,上海是250多,在上海100多我就阿弥陀佛了。

一路上,我还是用时有时无的PCCW-Free Wifi,直到我发觉有在香港的朋友相约我见面。其实我在香港认识两个人,miloyip和赵姐夫。我这次其实准备纯粹在香港走路,所以没有想约人。但是有人主动约我见面,我还是挺高兴的。免费Wifi实在是靠不住啊,我只好找了个7-11买了一张电话卡,用普通话跟他说要电话卡,上网为主,他就给我推荐了一个移动的5日通行证,有个套餐5日内流量不要钱。

安到iPhone上,我终于有持续稳定的网络了。然后,我发现移动在香港有3G啊?这坑爹的玩意,买就买了,再说吧。

走了一两个小时,我基本上对旺角、油麻地一代门清了。我大概可以确定这不是香港的中心,这应该是九龙的中心。而对面的港岛多半才是香港的中心区域。而对面还有传说中可以看夜景的阳明山,哦,太平山,有各种山顶豪宅,于是我决定像港岛出发了。看上去很遥远,而且步行无法抵达的样子,所以,我从佐敦上了地铁。

在地铁上,我继续使用伟大的Google Map以及看地铁上的信息。感觉上,中环旁边还有个上环,应该是一个更高帅富的地方吧,而且感觉港大就在它前面,太平山,也就在前面,于是出发吧上环。

于是,从上环出来,哪个口随便,我就挑了个信德大厦,出来不明所以。但是根据地图的指引,准备向东行,走了几步,看到大厦上有招行局的字样,还有港澳码头。原来这里就可以去澳门啊。

往东走几步,左面是高楼林立,右面是海边,我当然走右面。走到海边,看对面,就有点像在上海的外滩一面看对面一样。

当然也可以基本上确定,对面的九龙一定不是香港最繁华的地方,我们看港剧经常看到的香港的海滨是更加高楼林立的,也就是我站在的港岛一面吧。

沿着海边一直走,前面的区域在地图上叫做孙中山纪念公园,空气不错,靠海边,而且有一些人在锻炼,继续前行。

晚饭

Twitter上和微博上各有一个兄弟约我见面,Twitter的兄弟就在上环附近居住,我正好也遛到了上环,于是就约定8点在孙中山纪念公园见面。微博上的兄弟,在湾仔居住,在铜锣湾上班,也是不远,所以也约在一起了。

天色渐晚,索性到处都有灯光,我顺着孙中山纪念公园继续走,知道公园的尽头,我想上山,就向南出发了。穿过一个天桥,走到对面的街道,然后,开始向山上进发。

现在不能完全确定,可能是从正街一直向南,左边有家屈臣氏,我进去买了三盒竹碳纤维牙线棒,买了一个牙膏。然后前面是左边还是右边不确定了,有家看起来像是翠华的饭馆。在上海我比较喜欢吃的港式茶餐厅之一就是翠华,他乡遇故知当然要进去看看。结果走进了不是,是翠丽之类的。不过无所谓了,反正也饿了。随便找了个位置。菜单拿来一看,我想要么,看看香港的干炒牛河什么味道吧。味道不错,量也够,于是迅速就吃光了。

48港币,如果没记错的话,我饭后上了个厕所,问了老板才知道结账都是拿着小票到门口的银台,以后今天的饭馆貌似都是这个节奏。

继续向南上山,坡陡得让我发怵,不过既然是来玩的,当然无所谓,明知路很陡,继续向前行。走了几条街发现前面有电梯可以前行,电梯其实是通到某小超市的二层,但是到了右转一下,又到了人行道。向前走,则又是楼梯,再前走又有电梯。好几个电梯,不知不觉可能走了好几条街,反正都是电梯。这是我始料未及的,这么方便的上山,不由得觉得香港人太幸福了,只是电梯停电的时候得有多辛苦。

后来就上到了般咸道,向西到了西边街,向南上了汉宁顿道。旁边看到一所幼儿园的门口,礼贤会学校(幼稚园)。

其实校门口一点点是平的,往下走的人行道很窄,而且感觉坡度很大,我发微博说,感觉坡度有60度。被人笑了,说顶天有10度左右。但是我走起来已经觉得很艰难了。相向同向有各色香港本地男女妇孺大多比我走的快得多的经过。

我知道这里多半已经是半山的范围了,应该属于豪宅区域,不过也看不出啥来,而且让我说感觉生活起来应该很不方便,走路都没有直道可以走。这条路上也时有汽车通过,虽然速度不慢,跟行人倒是各得其所。

继续向南走到巴丙顿道的时候,7点左右,电话想起,微博联系的兄弟,准备过来了。我看了看地图,离港大还有段距离,就更别提山顶了。那就下山先去见面吧。我顺原路回到,西面街,决定从西面街直接下山。

见人

上山累,但是下山很快,我很快就走到了孙中山公园。

7点半一个兄弟到了,8点另外一个兄弟到了。微博的兄弟,以前在英国留学,现在在香港工作,刚来几个月。Twitter的兄弟在香港读博士?或者硕士。

从他们那里了解到的是,30多平米的房子,已经要7000-8000港币一个月了。香港的IT行业似乎不够好,香港人民都敬仰金融业,程序员不是一个好职业。

我们后来从孙中山公园又转战信德中心的麦当劳。聊苹果的产品,我对行业的看法,我对创新的理解。以及香港的IT行业。

Twitter的兄弟说香港的IT氛围不好,也找不到好玩的技术活动参加,说他参加了几个活动,都觉得技术含量不高,人也没有意思。

我说,

我觉得这是channel的问题,也就是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在上海我参加过很多活动,也组织过很多活动。我组织的活动,大多数中国人参加,土鳖程序员为主。而最近我参加了一些朋友组织的活动,比如最近参加的Starup weekend,参与者老外很多,所有参与的中国人也都是英文流利,也有一些ABC。区别在哪里呢?就是表面上大家都在上海,但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动圈子和信息获取渠道。我们组织一个活动,在微博和一些中文网站上面宣传,但是看微博和中文网站的老外可能比较少,即使看,对中文的活动介绍也不感冒。而,老外在中国也会上网,肯定会看Twitter或者英文的活动网站如,Meetup等。大家发布信息和获取信息的渠道不同。

这一年,我在上海一直就希望多了解上海。当我开始走路,我开始感慨,整个南京西路是多么繁华。有一天,我无聊走遍了南京西路伊势丹的每一层,我看到了很多在别的商场没见过的来自日本的小商品,以及一个台湾商品展销。一个姑娘递了一份台湾鱼子酱的样品给我品尝,我当时差点就买了两罐,后来想到自己在减肥期间,如此高热量的东西不适合才作罢。

重点是那次,我感觉整个伊势丹是一个楼,但是如果摊开来,里面的每个柜台都可以理解为一个商店,如果平铺在地面上,就像是一条街道,从营业额上去看,南京西路的一个商场里面的这些柜台的营业额也可能能轻松的超越一个小城市的一条街。这么去想,整个南京西路,就不再只是一条道路,两边一堆高楼了。而是聚集了无数的商业社会精华的一条道路。

当我在上海,宅在家里时,我就白白浪费了这个城市的精彩。

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有一次我在浦西的外滩遥望浦东的高楼,一时间,我觉得美剧里面的纽约、港剧里面的港岛,也不过如此。说起来,中华大地的一些最发达的地方据说早已不输欧美。再者说来,我在上海的便利店,售货员要是说上海话,我也不见得能完全听懂。如果我不能融入上海,那么我生活在上海和生活在香港、生活在美国,有什么区别?

当一个城市里面的人们活在不同的圈子里面,虽然呼吸同一口空气,但是彼此信息隔绝,那是不是互相都没有融入呢?

跟两个兄弟聊天聊的很High,很快就10点了,我们相约告别,各自坐地铁回家。我在旺角站下车,从站口出来,我一惊,竟然感觉下午走弥敦道/旺角的时候,天还没有这般明亮。仔细环视四周,确实是深夜了,但是旺角有如不夜之城,我继续在各条街道里穿行,直到发现很多店铺开始关门,11点多了。我往酒店走。

回酒店

快到酒店,远远看着两块布帘上写着大字:

凑近了,原来是拆迁之事:

其实,我下午出发时,走的就是这布帘之内,当时自然一无所知,看上去颇有些戾气,但是深夜里,也像是无声呐喊,寂静无言,又是那么和谐。我只是个路人,不知前情后果,不知如何反应。

到了酒店,收到iTunes的邮件,我购买的SNL(Saturday Night Live)有更新了,一集往往2-3G,我估计睡觉前肯定下不完,但是还是给了香港酒店的网速一个机会,然后被彻底惊呆。

这个速度比我家20M光纤还快,当然我从香港回来,刚好赶上我的光纤升级到100M了,那就差不多了。但是这不是独占的,这是一个酒店所有住客共享下的速度啊(当然也许大家都睡了,就剩我还没睡,或者入住率不高)。

晚上一统计,这一天,从九龙到港岛,从上环到半山,除了地铁以外,全部步行,我走了23209步,18.3公里。

其实,我还没觉得特别累。空气好,如果是好的,我不在乎后面玩的怎么样了,只要可以这么走路,在这么好的空气里,我就满足了。

是夜,窗外的灯火很美丽,我睡得很香甜……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