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有钱了以后,现有架构和复杂度带来的问题

Photo by Yiran Ding on Unsplash

首先声明,题目略大,但是目前还仅仅是一个思考,我可能还不足以 handle 这个话题,姑且写写看。另外上一篇很有诚意的垃圾文,那么长,很多好评,阅读量却不如上一篇广告。唉。

想起这个话题其实是来自于我去美国的亲身体验。我在互联网上书上了解美国已经很多年了,虽然看得不够多,但是我们对美国都有一个心中的印象。所以,等到2017年我真的踏足美国的时候,你可以说很多东西都是意料之中,很多东西也是意料之外的。

比如,在机场去酒店的旅游巴士上我同行的好友唐巧老师很快就注意到了加州的道路,道路表面可以看到一些坑洼,也略有一些颠簸。所以,我们马上就确认了,之前听说过的美国的基建这些年很差确实不是一个谣言。

到了酒店,我们住的是一个motel,自然谈不上豪华,墙壁上也隐约有些污渍,但是自来水的水量巨大,灯光明亮,美国人民资源使用非常豪放,也是完全被确定的。但是,酒店里面的各种设施,看起来比国内的质量更好,但是不如中国的产品精致,更谈不上跟日本比了。

三番的地铁噪音巨大,同行的很多人都抱怨,我回到上海,发现上海的地铁其实噪音也不小,但是应该比三番还是小了很多。

我出去玩的地方不多,国内也就去过几个地方,国外目前也就去过美国、日本和新加坡。香港去过,澳门去过,台湾还没去过。

其实,这几年我都一直在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首先,其实国家之间发展的共性其实远大于特性。尤其是很多我们当年强调的特性,现在证明并不是中华民族的特性,而是一个字,穷。比如,我们之前存款比例非常之高。那时候,我们总是说美国是超前消费贷款消费,感觉不可思议。现在呢?现在中国的房贷有多大?简直可以吓死人。

很多人都负债生活着。如果说,虽然负债,但是在房子暴涨的预期下,房贷是很合算的,很多人虽然负债,但是资产增值预期非常大。但是消费贷呢?校园贷呢?这些东西,完全没有升值的空间,很多人还没毕业就已经一身债了。

再比如,我们曾经认为洗衣机是浪费水的,空调太费电,中国人就喜欢骑自行车,我们现在仍旧认为洗碗机是废水的,烘干机是费电的,等等。可是,有了钱以后,洗衣机已经很普遍了,中国甚至发展出来可以洗土豆,洗小龙虾的洗衣机。汽车的保有量也惊人的增长了好多年,等等。

从短期看,你会发现中国人和外国人有很多巨大无比的差异和分歧,但是从长期来看,全世界人民大多数情况下,都仍旧是符合同一个需求金字塔。收入水平决定了,我们的消费行为。

其实在国家,经济角度也是如此。

比如,几年前我们仍旧是强调要计划生育,否则人口过多,会造成人口爆炸,会造成贫困和社会停止。然而这两年,我们已经180度转弯,要开始鼓励生育了。以前我们觉得不想生孩子是西方资本主义的东西,是日本人的奇怪国民性格,现在呢?现在,不想生孩子已经是中国人的性格了。

再比如,在2002-03年间,我还居住在塘沽。那时候感觉我们也身处在一个大工地上,到处都是拆迁,每个小区都等着自己被改造。这里修个高楼,哪里建个大厦。但是这10几年过去了,塘沽城区几乎跟2002-2003年间没有任何的改变。为什么?

因为房价高了拆不起了。反而是塘沽老城区慢慢丧失了吸引力,年轻人都选择开发区、新港去置业。慢慢的,本来喧闹的小区里面只剩下一些老头老太太。而老头老太太也爬不动楼,慢慢的4-6层变得无人问津,卖也卖不掉,留着也是空着,很多老邻居买别的房子搬走了。

所以,不仅仅是消费领域,社会领域,建设领域,钱多当然是好事儿,但是钱多自然就会带来变化。我们以前是一无所有,可以打碎一切去建新的。慢慢的打碎任何东西的成本都难以接受了,即使经济没有问题,中国的建设也自然会缓慢下来。当然这里说的是已经发展起来的区域,你跑到一个穷山沟里面去建一座大桥,遇到的阻力当然仍旧很小。

中国的社会和城市也慢慢开始进入到了维护阶段。我们第一批商品房有过了70年产权期限的了。我们的一批批当年新建的高楼大厦也慢慢的开始到了该集中维护的时候了。有些楼的电梯到了必须要更换的年限,或者年限没到已经坏的不继续维护就难以维系了。

其实前一段时间,各种大楼,地铁站,扶梯事故频繁。为啥呢?因为这种设备是需要定期维护保养的,出现小问题就要检修,防患于未然。而当年,我们大量的新建了很多楼宇,配套了电梯,刚建起来的时候,都是很安全的。这就造成很多维护保养程序成了纯粹的程序,并没有认真执行,有些地方,甚至就被取消掉了,或者盖章有,保养无。于是就事故频发。然后,各个单位的安全意识上来了,也肯付出维护保养的费用了,可靠性才有有了保障。

就比如,很多人去过国外,也在上海北京待过,就会吐槽纽约的地铁的老旧。而聊起上海地铁多么新,多么日新月异。然而,我们细究的话,就会发现纽约最早的地铁搭建于1904年,有36条线路,即使到了今天,复杂度能就是上海地铁无法比拟的。

从头修地铁自然相对容易,因为你在解决新问题,你可以挖新的通道。但是,当一个巨大无比的网络已经在运行了,中间出现问题,你想解决就变得非常困难了。我不是为资本主义下,民主体制下,预算决策慢这些问题洗地,这些问题在美国在纽约当然也存在。但是当一个网络已经非常复杂了,你对它进行任何的修改都变得很难,维护本身也很难,除了问题定位和解决问题也变得越来越难。

我想程序员们也很理解这个问题。很多时候,程序员们宁愿抛弃老的代码从新写一套。但是,在社会问题上,市政问题上,这种豪放的方式根本不现实。

上海,看上去还没有这个问题。但是如果你长期乘坐,其实你可能也会发现。我大概是2010年来上海的,我一直是上海地铁的重度用户。我这么多年的体会就是,我刚来上海的时候,我感觉上海地铁的维护中断和故障中断都很少见。这些年有慢慢增多的趋势。这就是一个系统在膨胀中,带来的复杂度成本。

中国开始有钱了,但是还不够有钱,就老龄化了;中国开始有钱了,但是还不够有钱,就已经开始在很多复杂度的问题上开始显现问题了。后面,即使经济仍旧高速发展,我们也会面临很多挑战的。

打赏

3 thoughts to “当中国有钱了以后,现有架构和复杂度带来的问题”

  1. 文章写的真的很好。有些时候是真的船大难掉头。其实文章中提到的这些问题每一个都可以深入展开讲很多。
    另外,感觉微博上的Tiny叔和博客上的Tiny完全不像一个人啊。
    大龄学生党飘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