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中医药

过年是讲究讲吉利话的,可惜我并不喜欢讲吉利话,我也没有那么明确的写作计划,想到啥写啥,所以如果你觉得今天看黑中医的文章心情会不爽,直接关掉即可。

其实本质上我是懒得聊中医问题的。因为很多现状的原因并不是我们聊聊就可以解决的。卫生部都枪毙了一个郑筱萸了,抓过不少人了,医疗里面的诸多问题解决了么,并没有。深入接触中国的医疗现状,可不是一声两声叹息可以排解的。中医药在里面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但是也不是唯一的问题了。

其实,最近几年每次聊中医的话,其实都是被中医粉丝的无知给激起的。他们经常会说出一些逻辑和常识都非常欠缺的话,让你没办法不去搭话,这就形成了争论。

我们就我最近听到的几个常见的误解来聊聊。

一个比较常见的说法是说,外国也有传统医学。具体的,那天我听到一个人在我们聊中医问题后,有点愤愤不平得说,“法国也有传统医学”。

这倒是没错,但凡有点历史的国家都有自己的传统医学,甚至我国的新疆、西藏、苗疆都有自己的不同于中医的传统医学。甚至不独于人类,有一些动物受伤或者中毒以后是会去找一些草药去吃的。这并不稀奇。

全世界都有个巫医同源的问题,在最早的年代,当先民生病的时候,他当然也是希望有办法解决的。但是受到生产力水平的局限,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乱吃各种东西,万一有啥能让痛苦缓解,就记下来。当然各种巫术祈祷在中国,在欧洲,在全世界也都曾经很有市场。中国有叫魂,欧洲中世纪有驱魔。这稍微看点书,就会知道。

就像但凡有点历史的文化也都有自己的基础元素说,四大元素说,五大元素说,五行说,等等。这些理论,我们的教科书一般叫做原是朴素的唯物主义。有了现代的原子甚至量子力学的知识以后,你就知道有多荒谬了。但是,你可以说在当时对人们还是有一定的启蒙作用的。

区别在于,现代科学来了以后,你是继续用四大元素说来造汽车呢,还是用传统医学来治病。前者容易看出来荒谬,后者其实更荒谬,不过人体嘛,还是没汽车那么容易爆炸而已。

中医药的支持者也特别喜欢站出来现身说法。经常有人说我咳嗽了很久,吃了神医开的什么药就好了。或者我有多年的某某病去多家医院没有解决去了某个中医就解决了。现代国家的广告法一般都不允许处方药做广告,也不允许患者出现在任何药品广告里。其实就是因为患者并没有能力来证明药效,而且欺骗性很大。

可以举的例子很多。

有一段时期在国内很多保健品宣传可以更加安全的降低血糖。但是这些保健品流行后,就出现了很多患者服用后昏迷的例子。后来经过检查,原来当时格列苯脲类药品因为效果虽好,但是风险大,已经开始淘汰。而格列美脲类药品正在开始使用,价格稍微贵一点。一般医生可能会开格列美脲类药品。

保健品厂商就把淘汰的非常廉价的格列苯脲放进了保健品里面。患者吃了这样的保健品以后,发现血糖确实有明显的下降,又被长期的错误观念所欺骗“纯天然的保健品”、“纯天然更安全”、“基于中医药更安全”等等,对正经医生开出的比较好的药品反而很谨慎,但是对保健品却不限制的吃,所以造成了很多事故。

还有一个例子,就更加坏了。

我有个朋友曾经探访过国内的一家肾病诊所,非常有名。吃他们开的药可以立竿见影的降低尿蛋白水平。这比较违反常识,但是患者吃了药,去做尿蛋白检测确实是降低的很快。所以这家诊所就挣了很多钱。

后来才知道,实际上开的药,并不能增强肾功能,缓解治疗肾病。反而是会加重肾病,让你肾萎缩的更快,但是肾功能下降了,排尿能力下降了,蛋白自然也少了。如果检测尿蛋白的同时做肌酐之类的检测,可能会发现其实是恶化了。但是一般患者,看到尿蛋白的数值下降了,就以为有效。等到一段时间,真的肾衰竭了,患者也没有能力归因回这家诊所。毕竟这类患者一般都要去很多医院去咨询治疗,吃很多种不同的药物。

再有一个例子其实是著名的龙胆泻肝丸案件。

其实,龙胆泻肝丸是一个所谓的药效很含糊的药,中医里面有上火之类的说法,龙胆泻肝丸就是治疗类似的肝火旺之类的药品。这很难说是一个什么严格的疾病,这个药之前用的多,也是不管你去看什么病,都可以扯到肝火旺,肾水虚之类的模棱两可含含糊糊的语言上。

龙胆泻肝丸是同仁堂的名药,有很长的历史。历史上中医界也从来没有过这个药有副作用的说法,不管是使用木通还是关木通的时代(木通关木通的问题,我们后面再单独讲),都没有人说这个药有问题。在网上你可以反而会找到一些人说这个药多么有效之类的说法。

然而,当有华人移民到海外,在国外服用龙胆泻肝丸造成肾衰竭之类的严重问题后,在多个国家独立研究都得出结论,龙胆泻肝丸使用的关木通里面的马兜铃酸是严重的毒药,几乎没有剂量限制,只要服用,极其微小的计量都会中毒,有强烈致癌性和肾毒性。

所以,题外话,这是我发的一条微博,你仔细想想里面的逻辑:

龙胆泻肝丸就是个好例子,患者并没有能力发现一个药的长期副作用。而且最可悲的是,其实,在中国,并不是没有医生发现马兜铃酸的问题。

事实上,1964年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吴松寒医生在《江苏中医》上发表论文《木通所致急性肾功能衰竭二例报告》,首次报告了两例因服用大剂量关木通(含马兜铃酸)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后来也有一些医生发现了类似的问题,但是都没有引起药监部门的注意。

90年代西方就已经给马兜铃酸造成的肾病起名为“中草药肾病”(Chinese herbs nephropathy)了。然而,在西方的影响下,中国药监部门先只是在内部通报,03-05年才真的开始解决问题。

另外一个常见的误解叫做中药治本,见效慢,副作用小,西药治标,见效快,副作用大。

这个大多数人可能已经知道了,几乎没有啥病有中药特效药,大多数人还是喜欢看西医。但是,西医宣判已经不可治的很多人会选择中药,所以,治本与否,大多数可能已经明白了,就不多说了。

我们说说副作用。

很多人看到中药盒写一个副作用不明,以为是没有副作用的意思,其实完全不是那个意思。中药普遍没有经过毒理药理实验,没有动物和人的实验,所谓的不明就是不知道,往往是有很多,但是没人知道而已。

西药盒往往会写很多副作用,这些都是严格实验做出来的,医生可以根据副作用发生的条件来决定你是否适合吃。比如,有些药对肝功能不全者有严重副作用,但是对普通人没有问题。医生可以根据你的肝功能检查结果告诉你是否可以安全使用。有时候,你得了非常严重的病,生死之间,而只有某个药可以治病。那么会带来一些小的副作用,就完全可以忽略了。再有就是什么剂量下会有副作用,这些东西标的越清楚,越容易帮助医生帮你诊断。

龙胆泻肝丸的例子其实也是一样,在国际上发现了类似的问题很多年,同仁堂都拒绝修改药方,也不赔偿患者。直到国际影响下,药监当局修改了药典以后,同仁堂才修改了药方。这样的药,在副作用非常明确地情况下,连改都不改,眼看着不懂英文,不了解国际信息的患者得病,就更不要提副作用的标注问题了。

下面是微博上一个人的留言:

这其实也是典型的误解和误导。也是一个常见的中药洗地方法。说古代要求严格,现在不灵是因为工艺水平不行了不严格了。首先,全世界啥正常科学都是进步的,你一个医疗方法会退步,那么还用的价值在哪里。

第二,这些洗地的,都是听别人说的,没真的看过医书,有些医术有些药可能有类似的写法。但是大多数的药,包括药的名字,具体是什么植物,都说不清楚。古代医书很多在植物分类学上就根本不确定。古代很多完全不同的药,因为看起来很像,混用的现象也很严重。

其实龙胆泻肝丸的主要洗地方法就是说关木通不见于古代医书。没错以前用的是木通,但是木通本身就不是什么严格的定义,历史上叫木通,混用的药材就有几样。

到了近代发现了东北的关木通,最早的记载在《东北药用植物志》,其实跟一般的木通确实不同,但是中医界从形态上看起来一样,就用了。有些人洗地说,这是因为药典的错误造成的。其实并不是如此,事实上1954年任仁安的调查指出,在中国商品流通主要的木通,都是关木通。这样,在1963年的药典才收录了关木通。而1995年的药典就根本没有收录木通,只有关木通。这恰好说明,中药的用药,没有现代植物分类学知识的背景,本来就问题很多。也不是药典错了,而是中医界普遍用关木通代替了木通的使用(产量问题)以后,药典才修改的。

而从医理来说,比如为啥用木通,或者某位其他药材。中国古代医书往往是从形态学牵强附会一个理由。比如木通中间是通的,所以可以“清熱,利水通淋,泄心火,通血脈,通乳。”。那么关木通中间也是通的,为啥药效不一样呢?在古代包括近代中医根本不知道木通是木通科的,而关木通是马兜铃科的,在植物学分类上根本很远,而中医却从形态上以为是可以互相替换的药材。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