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历史 读书

因新冠而死,死了都不能安生的钢琴大师——傅聪

今天,央视,新华社网站,人民日报都报道了钢琴大师——傅聪,因为新冠肺炎而逝世的消息。他在英国逝世,享年86岁,曾有“钢琴诗人”的美誉,其父亲是著名翻译家傅雷。(题图为傅聪年轻的时候激情演奏的照片)

而这两父子的书信集《傅雷家书》,1981年出版,曾获全国首届优秀青年读物一等奖,畅销了数十年,曾经感动了一代又一代人。

本来这就是一个小新闻,因为今年以及近年去世的大师太多了。不到十天之前,美国著名学者,中国问题专家傅高义于当地时间12月20日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去世,享年90岁。已经无法列举了。

然而,在微博上、各种网站上,开始有很多人辱骂刚刚去世的傅聪,说他是叛徒,说他害死了自己的父母,说他背叛了国家,等等。按说,如果真的有问题,人也死了,连国家最主要的媒体都正面评价了,也没有必要再去继续批评一个已经去世的老人。然而,这些人并没有一点点收敛。这也就被迫让我开始研究傅聪的故事,今天看了无数的文章。来聊聊我对傅聪故事的认识吧。

首先说,著名翻译家傅雷是自己儿子害死的么?

持这种主张的人,总是喜欢用傅雷遗嘱里面的一句话来说事儿,这句话是“何况光是教育出一个叛徒傅聪来,在人民面前已经死有余辜了!”。单看起来,这句话确实可以说明老人对自己的儿子很不满。但是事实上,网上也有全文:

人秀:

尽管所谓反党罪证(一面小镜子和一张褪色的旧画报)是在我们家里搜出的,百口莫辩的,可是我们至死也不承认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实系寄存箱内理出之物)。我们纵有千万罪行,却从来不曾有过变天思想。我们也知道搜出的罪证虽然有口难辩,在英明的***领导和伟大的毛主席领导之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决不至因之而判重刑。只是含冤不白,无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还要难过。何况光是教育出一个叛徒傅聪来,在人民面前已经死有余辜了!更何况像我们这种来自旧社会的渣滓早应该自动退出历史舞台了!

因为你是梅馥的胞兄,因为我们别无至亲骨肉,善后事只能委托你了。如你以立场关系不便接受,则请向上级或法院请示后再行处理。

委托数事如下:

一、代付九月份房租55.29元(附现款)。

二、武康大楼(淮海路底)606室沈仲章托代修奥米茄自动男手表一只,请交还。

三、故老母余剩遗款,由人秀处理。

四、旧挂表(钢)一只,旧小女表一只,赠保姆周菊娣。

五、六百元存单一纸给周菊娣,作过渡时期生活费。她是劳动人民,一生孤苦,我们不愿她无故受累。

六、姑母傅仪寄存我们家存单一纸六百元,请交还。

七、姑母傅仪寄存之联义山庄墓地收据一纸,此次经过红卫兵搜查后遍觅不得,很抱歉。

八、姑母傅仪寄存我们家之饰物,与我们自有的同时被红卫兵取去没收,只能以存单三纸(共370元)又小额储蓄三张,作为赔偿。

九、三姐朱纯寄存我们家之饰物,亦被一并充公,请代道歉。她寄存衣箱贰只(三楼)暂时被封,瓷器木箱壹只,将来待公家启封后由你代领。尚有家具数件,问周菊娣便知。

十、旧自用奥米茄自动男手表一只,又旧男手表一只,本拟给敏儿与×××,但恐妨碍他们的政治立场,故请人秀自由处理。

十一、现钞53.30元,作为我们火葬费。

十二、楼上宋家借用之家具,由陈叔陶按单收回。

十三、自有家具,由你处理。图书字画听侯公家决定。

使你为我们受累,实在不安,但也别无他人可托,谅之谅之!

傅雷梅馥一九六六年九月二日夜

我觉得任何人看完第一段就会明白,老人根本是因为不堪凌辱而自杀的。而说自己儿子这句与其说是抱怨自己儿子害死了自己。不如说,人之将死,说了句愤懑的话,我不就是有个儿子留在国外了么?这也成了弥天大罪么?

今天,普通人、官员、知识分子的孩子有多少留在海外,入了他国国籍,你敢想象如果有一天这也是罪行么?

更何况,傅聪入了英国国籍的背景是什么?是他人在海外留学,但是父亲被划成了右派,回国来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再弹钢琴,甚至性命堪忧。

有人说,回来也许傅雷就不会死了,真的么?

事实上,傅雷死于1966年9月2号,而文化大革命一般认为发生在那一年5月16日。也就是说老人在4个月不到的时间内就被折磨的自杀了。而文化大革命停止于1976年10月。也就是说,老人如果当时不自杀的话,还有整整10年的文革要经历。他能挺的过去么?

事实上,对傅雷的各种迫害从1958年他被划成右派就开始了。

著名的爱国将领傅作义,原来是国民党的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后来因为他协助解放军和平进入北京城而成为解放后的国家领导人。他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水利部部长。他的堂弟傅作恭任甘肃省林业厅造林科科长,曾主持开展了多项甘肃省的植树造林工作和兰州市的绿化工作。

也就是在反右运动里,傅作恭被甘肃省林业部门划为右派分子,随后被送到酒泉市的夹边沟农场进行劳动教养,最后直接贫病死在夹边沟。

类似的故事数不胜数。

有人说,傅聪的弟弟傅敏不是一直留在祖国么?为啥你傅聪就不能回来呢?

傅敏先生到现在还健在。那么他在祖国的经历是什么样的呢?傅雷夫妻自杀的时候,傅敏并不在身边,而是在学校学习。所以,前面的遗嘱里面还提到是不是要把表给傅敏么?但是也恐怕给他表会对他不利。

现在的人能理解这种感觉么?死都死了,要给孩子留点物件儿。但是又怕给了会让孩子不利。唉。

事实上,傅敏先生当然也受到了父母的死的影响,他曾两次自杀,只是都没死成而已。( 摘自傅敏先生的百度百科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2%85%E6%95%8F/24500 )

所以,我们大概可以想象,如果傅聪回来了,也许这一家四口,也许就团灭了。

这样的团灭故事还少么?

马思聪是广东海丰人,中国作曲家、小提琴家与音乐教育家。被誉为“中国小提琴第一人”。

图为马思聪,马如龙父子演奏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马思聪遭到了造反派的批斗。1967年1月15日晚,马思聪与夫人王慕理、次女马瑞雪和儿子马如龙出走香港,后由美国驻香港领事陪同飞抵美国。

马思聪一家四口人是活下来了,然而国内亲友几十人受到牵连,他在上海的二哥跳楼自杀,他的岳母、侄女和厨师相继被迫害致死。

再有一个文艺圈的例子就是女钢琴家顾圣婴。文革开始后,顾圣婴一家遭到残酷迫害。1967年1月31日顾圣婴在上海交响乐团批斗会上惨遭羞辱,当晚与母亲弟弟开煤气全家自杀。唯一幸存的是顾圣婴的父亲,他当时在青海劳动改造。

傅聪到底算不算叛逃,国家对他有没有结论?

之前傅聪在波兰进入华沙国家音乐学院学习钢琴,58年提前毕业离开波兰,然而没有回国而是去了英国。这是因为当时他的父亲傅雷已经被划成右派,家里风雨飘摇,回来生命安全不能得到保证,也无法继续弹钢琴。

傅聪的做法在当时确实被看作是叛逃。但是,你需要对那个年代有点了解。那个年代很多人都被批判,被判刑,被批斗,甚至被整死。就是你有个亲戚在台湾在美国,有邮件往来,或者金钱往来,都有可能被说成里通外国,被判刑或者被当做间谍来处理。

而在1979年的时候,傅雷的右派就被平反了,1981年,傅聪也被平反了。

1979年,傅聪就在中央音乐学院举行了音乐会。之后,他几乎每年都回国演奏、讲学,已经到过北京、上海、西安、成都、昆明等地。主讲过萧邦、莫札特、德彪西等专题,演奏过这些作曲家的以及舒伯特等人的作品。他还与中央乐团合作,演奏了贝多芬的协奏曲;与中央音乐学院大学生乐队合作,演奏了莫札特的协奏曲,并兼任指挥;还专门指导过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室内乐小组的训练。

作为国际知名的钢琴大师,他在国家经济还很差的时候回来演出并且和国内的学校团体合作,不能不说是做出了很多贡献。

一开始,傅聪回国演出,也是受到冷遇的,有些演出的海报也没有他的名字等等。但是后来,中央对傅聪的具体情况做过调研,曾经有过批示,他的出走情有可原,而且在海外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国家的事情。

事实上,后来,傅聪多年来往于英国和中国之间备受礼遇,就说明政府对他的态度是正面的。要不然他去世了,新华网,央视和人民日报都有报道。

那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年代,不知道谁会希望那样的年代再来。不知道谁会坚持用那个年代的标准去看人。

因为按照那个年代的标准,现在我们所有人都是腐化堕落的,都是反动透顶的……

打赏

“因新冠而死,死了都不能安生的钢琴大师——傅聪”上的4条回复

这些许多让人荒谬的言论一直在上演,直到新冠那些让人咂舌的原因…
我不知道多久才会正常些,我在想是评论的人是没有自省时间,还是没有自省能力,也不太清楚那么说的人是否全都没有动手查资料,当然这些都是能力,态度的体现,更严重的是基于立场——故意引导…

写到一半发现自己写了些大家都直到的东西,本想删了,但是想想,我稍许也做了把共有信息转化为公共信息

我本想说,希望文革不要再重演了。但是看看国内线上线下情况,虽然不想承认,但文革的到来只是早晚的事,无非是形式不同而已。 我已经不在微博上发表原创的政治观点了,甚至tube、ins、推上也都是只看不说。唉,这可是移动互联网的新时代啊!
何至于斯,何至于斯,掩面而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