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3D打印 IT行业

人生苦短,而决定你一生轨迹的往往是一些你想象不到的事情

我爸是石油系统的工人,我妈被叫做家属,其实就是农民身份。我从小生活在单职工家庭的安置单位,叫做农场。你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城乡结合部的大院。

我们这个石油单位总共有2万多人。农场就有7,8个,自己有小学到高中的一系列学校,派出所,医院,等等。从我们的高中同学20周年聚会来看,90以上的同学都留在了这个单位,或者是相关的其他的石油单位。再或者是进了相关行业,上下游单位。

我算是个特例,大学毕业以后就写程序,一直写了20年。直到前两年,我才停下来不怎么写代码,靠写文章靠做视频为生。

我爸小学毕业,我妈小学还没毕业。他们曾经对我有一个很清楚的规划。我小时候,他们的想法是学习好就上高中考大学,学习不好就去技校。其实那时候我们单位那边技校的分配还不错。

再后来,当然就是希望我考大学了,因为技校彻底不行了,单位招工最好是高中毕业,大学生更吃香。然而,就到了我高考的时候,高的虽然一般但是过了本科线,也就是现在说的二本线。报志愿怎么选,经过一番咨询,我爸妈让我报西南石油,这个学校不是重点,但是也是石油行业第二的学校,我的分数够。

一个动画片改变的命运

于是,我就上了这个大学。按照道理来说,接下来的剧本应该是大学毕业,进入父母的单位,很快在父母的资助下买房买车,相亲结婚。这是我大多数同学的人生道路。很多同学现在都相互是同事,娶了学妹,或者嫁给了学长。很多都是从小在一个农场玩大的。

然而我离开大学后,走了完全不同的道路。我们学校的毕业生,进入我们单位不难。但是我不想进去。因为我不想做石油,我不想搞机械,虽然我学的是石油机械。

改变我人生的其实是一部动画片,叫做星球大战,或者叫做迈克瑞一号。这个动画片,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计算机万能的印象。于是在学习机兴起的年代,我就疯狂的让父母买了一个在里面用Basic写了无数的程序。在高三毕业我父母就给我买了电脑。大学四年,我几乎什么都没干,就在自己教自己怎么写程序。

离开大学后,我虽然一片迷茫不知道自己学会的屠龙之技到底怎么万能。甚至不知道它怎么帮我找到工作。但是我已经知道,我不想从事石油行业,不想做石油机械,也不想做任何工作,我只想写程序。

那时候,计算机已经兴起,但是在天津这种相对闭塞的地方还没有北京那么红火。我只能先找了一家公司从网管做起。直到后来去了北京才成为了一个专业的软件工程师。

一次饭局改变的命运

02年的时候,我人还在天津工作。有一个跟我关系很好的大学学弟来北京出差,跟一棒子他在北京的朋友见面有个饭局。他也邀请我参加。北京天津很近,我们也3-4年没见了。于是我欣然赴约。

这场饭局认识了很多我在北京7年生活最熟悉的朋友,霍炬、韩磊、大鱼儿、yayv等。

但是拉到20年的尺度,这个饭局对我最大的影响是知道了一个词叫做 blog。其实我在大学,就喜欢酸文假醋的在我自己搭设学校论坛里面写点小文章,小诗啥的。后来因为这个还认识了一个女网友,最后通过她认识了我当时的初恋女友。两个人其实是网恋,远隔深山,一个人在重庆,一个人在南充。

因为她也很喜欢写点东西,所以在那个时候,我也被激发的特别喜欢写。经常她给我写的纸质情书都是十几页起步的。我也经常写很多东西。

但是我文学水平很低,也没有多少阅读。也有其他的爱好,从来没有认为写文章会成为我的一个事业。只是从那个时间起,特别喜欢写。我不太敢想象,我的东西可以出版可以发表。毕竟水平在哪里。而出版也好,发表也好,都有更高的标准。

到了那场饭局,我知道了 blog。其实你可以理解为,网络出版发表没有门槛了,不管你的文章高低,虽然没有稿费,但是也没有门槛了。

于是很快,我就开始写我的blog了。我也开始跟国内早期写blog的人成了长期的朋友。虽然现在很多人已经跟我一样没那么多写作的欲望了。

但是,从02年起,虽然断断续续,虽然写的东西并不是多么好。我一直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写作的人。

直到2012年,我开通了微信公众号。2015年,我在大辉的鼓励下,开始认真写。2015年,我开始写出几个爆款文,我甚至从写作整年挣了20-30万。

我才开始觉得,写作,从我的个人爱好,可以变成某种营生了。好不可思议。

到了2018年,我因为抑郁在家里待了半年,失业半年,病重半年,跟世界失去了某种联系。病好了以后,我把主业变成了写作。

于是,一个偶发的饭局,将近20年后,改变了我的命运。

一个美剧、一篇爆款文带来的改变

可能是05年,韩磊说他在看一个港剧,我看了以后也很喜欢。后来有人说这其实是学习美剧《24小时》的。于是我就找来《24小时》来看,于是惊为天人。

其实我们小时候就看过美剧,《加里森敢死队》、《成长的烦恼》等等,虽然好看,但是也没有留下一个美剧远远高于中剧的这么一个印象。

但是《24小时》当时给我的感觉是秒杀了一切中剧,于是我开始疯狂的寻找美剧去看,然后进入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感觉挖到了一个宝藏。那个时代,我最爱看的有《豪斯医生》、《波士顿法律》、《Monk》,等等。

因为爱看美剧,也爱写代码,我还特意买了第二个显示器,一个显示器写代码,另外一个显示器看美剧。我当时是一个疯狂的效率论者。但是我马上发现,我需要盯着字幕,否则我无法理解剧情。所以,虽然我有两个屏幕,但是美剧一旦打开,我就没办法写代码。

我的解决方法是去掉字幕硬听硬看,本来主要是为了解决看美剧同时写代码的奇葩需求。然而几个月以后,我突然觉得我的英语水平暴涨,而且不仅是听力涨了,阅读能力也涨了,很多没见过的单词,因为听到过,也无师自通了。

后来在15年写公众号的时候,有一次我就把这段经历,写了出来,成了我的第一个爆款《我是怎么学英语的(四级没过如何突破听说读写)》。

然后,等到我做Youtube视频的时候,19年的时候,我录了一个视频叫做《再谈如何学习英语(为什么要建立以听力为主导的英语学习方式,以及如何轻松地突破英语听说读写)》(有兴趣的去youtube搜索,链接放不了)。这个视频也成了我目前最大的视频爆款。

视频都3年多了,结果最近一个月又被Youtube的推荐机制发现,狂推了一把几天又多了1万播放量。

后来,我还因为很多人跟我咨询怎么学英语,而做了一个英语学习的App,叫做英语轻松读。

然后,很多新的关注者关注了我,他们很多人不知道我写了20年程序,不知道我公众号的爆款文。他们只知道我是“教英语的”,很多人叫我是英语老师。又一次莫名其妙的被改变了命运。

被一辆铲土机改变的命运

我大学的时候,就玩过3D Max,我也是学机械出身的。但是我在大学真的没怎么好好学机械。我的爱好在电脑上。但是,我对各种动手的,创作型的东西都很感兴趣。

可是我以前都是侨居在上海,我真的没打算在上海待一辈子,所以只能叫侨居。我也买不起上海的房子。所以,我一直虽然对3D打印有兴趣,但是也没尝试。最近一年搬回到天津的家,自己的房子,我终于买了3D打印机

有一天我出门看到了一个装载机,或者叫铲土机。

于是,我就想干脆3D打印一个这个东西吧,可以加电动机,Arduino、蓝牙、wiki、乐高气动组件,应该会很好玩,甚至会比我的乐高工程机械还好玩。

我学习3D打印如此,学习一切也都是如此。给自己设计一个真实的项目去做。这个项目就是做一个很酷的玩具给我自己。

于是,我就开始建模和打印。做了一堆东西出来。

然而我觉得这些东西无法达到我的要求。问题出在哪里。可能是我对建模工具Blender太不熟悉了。限制了我的发挥和我的能力。于是我决定把这个项目暂时中止,去建模各种简单的东西,在过程中提高自己的建模能力,再来挑战这个项目。

于是半年过去了。我又开始重新挑战这个项目。我为这个项目设计了一个电动机驱动的底盘。

我把主要结构设计出来跟我的乐高气动组件进行联合调试。

我重新设计整个机构,从头开始,甚至把气缸也建模(买的,不需要我打印),配和上精确的尺寸。

我设置为了在计算机上调试气缸和组件的动作,我还学了怎么在Blender里面给物体加骨骼,加运动约束。

也就是说,我都学会了怎么用Blender做机械动画制作的技巧。

这是我的新设计,目前还主要是车前半身部分。

当然这远远还没还没完成,只设计了前半部的机构部分,后半部的车厢,驾驶室,都还没做,各种装饰和小部件也都还没做。但是显然跟我最初的设计已经天壤之别了。

一个小小的想法,把一个在路边看到的铲土车设计成一个自己玩的玩具,引领着我学会了一堆Blender和3d打印技巧,而它会引领我到什么新的人生方向,我还不知道。

说到最后的话

今天讲的故事和我罗列的一些细节,可能有些人除了3D打印部分都看过很多次了。我今天想把这些故事再讲一遍,在罗列一遍。是一个新的视角,是从我个人对我自己的一生中见哪些事情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角度去看的。哪些事情改变了我的人身轨迹。我试图去找到一些规律。

首先,大多数转折是我事先不知道。我从小热爱编程,但是在找到编程工作,在行业立足之前,我是不知道这真的能发生的。我本来以为我的人生是定型在父母的期望和对世界的理解之下的。只是到了大学毕业以后,我无法控制的不想进入大国企,不想走父母走过的路。在那之前我都不知道。

我没有文学基础,学的是机械专业,英语四级没过。所以,我也不会预料到我有天靠卖文为生,甚至别人叫做英语老师。

我只是想做个玩具,我不知道后来这个玩具的目标变得那么清晰,那么认真,那么旷日持久。

然后,我发现核心不是方向感,而是放纵自己去追求各种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时候,一开始只是爱好,但是后来发现了激情。这种激情让我废寝忘食的把时间花在了编程、写文章、学英语、玩3D打印和建模。这种时间的累积、经验的累积,让这些爱好,又达到了某个高度,可以从爱好,变成事业,从而给我带来收益。反之,又促进我还心思想把他们搞好。

本来很多东西,并没有打算做太好。没有打算放太多的经历。但是一旦发现自己有激情,也做得好,就放大了自己的喜好。就可以摒弃懒惰和别人的质疑,就可以专心进去,不计得失的去做事情。

结果最后回报,都还挺不错。

也算是无心插柳。

分类
3D打印

纯手工不是工匠精神,追求效率更好,效果更好,更美观才是工匠精神


Image by Martin Rehrl from Pixabay

国内木工视频,一般会喜欢渲染全手工,而美国木工,就是一堆机床,高效可靠。现在工匠精神被手工代替了。这很大程度来自于日本的宣传,国内也有很多喜欢这么宣传的。瑞士也喜欢这么宣传。

瑞士表卖得那么贵,市场那么好,那么瑞士人讲工匠精神,讲手工打造就一定好么?

首先,其实瑞士表现在这么昂贵并不是因为好。正是因为不够好。以前机械表时代,瑞士和欧洲很多国家都制表,后来慢慢地瑞士领先也建立了一些标准。这时候,日本也参与到了制表行业。慢慢的机械表也做的有模有样,甚至比赛上也可以超越某些瑞士表,拿到冠军。

这其实还是小事儿,后来各国开始研发石英表,到了1969年12月25日,日本精工率先制造出了世界上第一款石英表——阿斯特隆(Astron),这开启了石英革命。一开始,瑞士也有公司研发石英表,1970年4月,瑞士的第一款石英表Ebauches SA Beta 21亮相。石英表一开始价格并不便宜,但是性能远远超过机械表。

但是总的来说,瑞士钟表行业拒绝石英技术,继续生产机械表。到了1978年,石英表市场份额就超越了机械表。特别是美国和日本的指标公司纷纷崛起,此时瑞士制表行业停滞不前,陷入了史称的石英危机(quartz crisis)。

众多瑞士表行倒闭,行业低迷,从业人口暴跌,1970年至1983年间,瑞士制表师人数由1600人跌至600人;1970年至1988年间,瑞士表业的从业人数由9万人跌至2万8千人。

在这种危机下,瑞士的两大表业集团ASUAG与SSIH于1983年3月合并为斯沃琪集团的前身ASUAG/SSIH,希望拯救瑞士表业,1998年正式更名为“斯沃琪集团(The Swatch Group)”

斯沃琪集团靠卖廉价且成本低廉的Swatch手表咸鱼翻身,赚得盆满钵满。Swatch甚至专门把零件数从91个降低到了51个,以方便用机器大规模生产,更进一步降低成本。

图片

图为亚马逊上销售的Swatch手表

斯沃琪集团成功收购了大量著名的瑞士品牌,以下这些品牌都是斯沃琪集团旗下的品牌:

  • 斯沃琪(Swatch)
  • 宝曼(Balmain)
  • 宝珀(Blancpain)
  • 宝玑(Breguet)
  • 卡尔文·克雷恩(Calvin Klein)
  • 雪铁纳(Certina)
  • 安杜拉(Endura)
  • 飞菲(Flik Flak)
  • 格拉苏蒂(Glashütte-Original)
  • 哈密尔顿(Hamilton)
  • 哈利·云斯顿(Harry Winston)
  • 雅克·德罗(Jaquet Droz)
  • 利昂·哈托(Léon Hatot)
  • 浪琴(Longines)
  • 美度(Mido)
  • 欧米茄(Omega)
  • 雷达表(Rado)
  • 天梭(Tissot)

但是,即使斯沃琪集团相当成功,但是总的来说瑞士表业还不够繁荣,于是包括斯沃琪集团旗下的著名品牌,以及幸存的其他瑞士表行百达翡丽、江诗丹顿和劳力士,等,整个瑞士机械表行业开始往高端奢侈品市场转移。机械表变成了奢侈品的代名词,瑞士表业才彻底得到复兴。(1)

所以他们是匠人精神造成最好的产品么?其实不是,他们是正常市场打不过了,只能退到奢侈品市场而已。

但是,即使是奢侈品,瑞士表真的是全部纯手工么?我们看看表业人士的说法:

图片

这个来自于知乎问题《为什么瑞士奢侈手表品牌一直坚持手工制造而不用机器制造?》下芯随表动的回答。

这下很多人可能就明白了,为什么很多奢侈品手表会给你讲表盘用了什么手工烧制工艺,等等。

一味推崇手工的其实不是真的匠人。古代工匠在科技不发达的时候,也是努力的发展各种工具,追求的是效率、精度、美,而不是什么纯粹手工的一种满足小知识分子趣味的东西。原始人一开始用打制石器,后来用磨制石器,也是一步步进步。各种工匠也都是如此。

比如我们知道文物价值越老越值钱。中国古代的玉器加工就非常厉害。但是有些人就有种错觉,古代的某些玉器制品现在是做不了的。其实有了现代工具做起来容易得多而且质量会更好。举个最简单的例子,鉴定古玉的很多方法其实就是找工艺特征。什么叫做工艺特征呢?其实就是不同的加工工艺,技术,方法带来的加工痕迹。比如有的时候,是对钻对齐精度不高造成的错位痕迹。有的是解玉沙带来的不规则划痕,等等。用现代技术加工,如果不是纯粹为了造假,做旧,故意用过去的工具和工艺来做的话,其实加工得就会更精准。所以有时候判断古玉的方式是,看是不是做的太精细了,某些精细度古代的工艺很难达到,所以应该是现代的工艺品。

上次我看了一个日本的印章大师的视频,那个我就很喜欢,有人慕名前去,大师认真的做了设计,然后开了一下CNC机器,几分钟就做好了。去的人说,您不是匠人大师么,为什么用机器。大师说,用机器做得更好更快,为什么不用?这才是真的匠人,做得更快、更好,更美才是追求,而不是虚妄的怎么做。

不懂的人就会说,那都用cnc是不是我做的就跟大师一样呢。其实也不是,各种机床都是要调校,保养和研究的。还有设计的时候怎么设计可以发挥特定机床的优势,怎么做工艺选择才行。这些都是外行人闻所未闻的,但是其实是制造业最牛逼的东西。

举个例子大家就懂了,光刻机不是只有台积电可以买,其他外国大厂也能买到同款光刻机。为什么5纳米制程是台积电先搞出来的。在工艺方面有无数的细节,有些方面台积电是光刻机厂商asml的老师。不是有了机床就有了一切。核心是你怎么用好机床。这就跟你有枪,你也不是神枪手,枪法也是门学问。

再举个例子,都用3d打印就都一样么?其实也不是。有人问3d打印一个螺丝结实么?这是普通人的视角。牛人,比如youtube某个大神的做法就是把垂直打印,水平打印,斜45度打印的结果都做出来,然后实际去测试强度和效果。做好什么东西都一样,需要认真研究……

注1: 大量参考,wikipedia石英危机词条 https://zh.wikipedia.org/zh-cn/%E7%9F%B3%E8%8B%B1%E5%8D%B1%E6%9C%BA

分类
3D打印 方法论

问题如山倒,解决如抽丝

中国有句古话,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今天的题目就来自于这句古话。这句话某种程度上是很有道理的。疾病也好,问题也好,很多时候都是漫长积累的。

但是一旦发现就会呈山倒之势压来,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压力,让我们无法正常的思考。无法正常的思考就会做出错误的决策,带来更大的问题。人当然不是纯粹理性的动物,但是我觉得我们对历史、心理、社会,自然科学的学习,都可以让我们更多的变得理性。从而在每一个问题上尽量获得一个对自己最有利,可能也是对世界最有利的解决方案。

大多数时候,我们会发现,既然问题是慢慢积累来的,那么解决一个问题也必然只能慢慢解决。

大多数时候,问题难以解决并不是因为问题无法解决。而是因为问题无法快速解决。当然,能快速解决当然很好。但是很多时候,慢慢的可以解决也比永远不能解决好。但是过于急躁的心理,会把不好快速解决的问题,变成了彻底解决不了的问题。

当然,我的这些体会可能也跟我的心理问题有关系。我40多岁了。一切可以在年轻的时候就简单地解决的问题,其实我都结局了。但是有很多问题,既然我20年都没有解决,我也不可能在短期内解决。但是真的无法解决么?

如果把时间拉长到10年,也许是可以轻松解决的。但是每次你都幻想一年就能解决问题,解决不了就放弃,那么20年也是解决不了的。

所以,最近我虽然遇到了很多巨大的问题。反而反应变得很简单,先收拾桌子。先把主办公桌打扫的干干净净。未来要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它。

然后把搬回天津就带回来来的dell2715k拿出来,用支架架好。用吸尘器清理桌子,把线都整理一遍。

然后把游戏本所在的副桌也清理了一遍。

然后,给老婆买给我的折叠屏OPPO做了一个支架,这样,用大屏幕们写代码的时候,可以用小屏幕顺带看看电视剧,电影啥的。

我还给我的行事历做了一个架子

还设计了自己的桌面理线架,等到过两天新买的几个线都到了,还会安装更多几个。

我的小手环,我的骨传导耳机都有了自己的专属架子

连我的尖嘴钳,都在手边的墙壁上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这些3d打印的东西,当然不会给我带来收入,目的也不在于此。只是,我每天打印一个小东西,让我的家变得更整洁,我的工作室变得更方便整理。改善了我的心情。

我需要解决很多20年都没有解决好的问题,最近从我的办公室,我的手边开始了。

分类
3D打印

3D 打印初探

我一直想玩 3D 打印,但是之前住在上海,家里东西太多,连买了个游戏本都没有地方用,需要拿到客厅去用。所以买 3D 打印机的时机不成熟。现在回到了塘沽,家里空间虽然也不大,但是比上海大得多,终于有机会好好玩玩了。所以,前些日子我买了一台 3D 打印机,前两天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