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读书

钟薛高能有什么错?不就是贵了点么?为什么成了众矢之的?

最近钟薛高非常热门,各种视频平台都出现了火烧钟薛高不化,甚至出现了烧烤钟薛高的视频。

其实今年夏天我就没怎么吃过雪糕。这几个月疫情的新闻此起彼伏,虽然我居住的滨海新区一直有惊无险,但是各种去了某个商场就被列为密接,然后被隔离,对我造成的惊吓太大。我一直都不怎么出门,天天在家里吹着空调,吃雪糕的动力就没那么足的。

我往年吃雪糕也是比较不接地气的,那时候,雪糕最贵的往往是梦龙或者哈根达斯的雪糕。那也是我最爱选的。

我知道钟薛高其实是在上海的时候,我和老婆有一次在淮海路闲逛,iAPM对面那个路口有个钟薛高的市场活动的摊子。我们路过,我老婆说要买。我说这是什么东西,没听说过。她说是网红美食,我们就买了一个,我兴趣不大,但是也咬了一口尝尝。比较硬,而且冻的有点过分的感觉,就没太大好感,口感上也没吃出什么花样。

后来,我们点外卖零食的时候,我老婆还时常买钟薛高,我也跟着尝了几个口味,一直没有惊艳的感觉。价钱嘛,其实哈根达斯也不便宜,但是我感觉我喜欢那个味道,钟薛高我找不到感觉,没兴趣吃。

哈根达斯在很多便利店都有自己专属的小冰柜,冷链据说也保持某种温度,所以保证你拿到的时候,既不会过冻,也不会化冻。真假不知,但是口感上,我是感觉得到的。梦龙和哈根达斯的口感我都很喜欢,贵点贵点。

但是这两年好像变了江湖,除了钟薛高,还出现了一些以前名不见经传的昂贵雪糕,被人叫做雪糕刺客。据说你买的时候,看不出来它身价高昂,等到结账的时候,大感上当,但是不好意思退掉,所以给很多人造成了心理创伤。

我没有这个问题,买东西现在都是用美团买,虽然家门口就有便利蜂,但是哪怕是家门口的便利蜂,我往往也是美团买的。这个大家要理解,天津的夏天温度还好,太阳太毒辣,大中午的出门能直接把人晒化了。当然我冬天也懒得出门,你懂的。

用美团买你都看得到价格,不会随便买错,虽然其实我也不看价格……

其实,我觉得一个东西卖的贵,没有什么天生的原罪。

这两年有句话,叫做,这东西好,不坑穷人。

价格是一种区隔,你有钱,自然会喜欢买贵的东西。穷自然喜欢买便宜的东西。我记得我小时候,我爸买错过雪凝回家,一大家人吃饭的时候,孩子们都在质疑,这不是雪碧啊。大人们却说,雪碧,雪凝有什么区别。

小时候不懂,觉得你这不是糊弄我么。自己挣钱知道生活艰辛,了解到那些年代父母的艰辛才明白。为什么有时候,有些东西便宜个几分几毛钱,父母都非常在乎。

但是,真有钱的人,自然对生活品质有了要求。

我小时候我们住在一个叫农场的地方,平房,没有马桶用公厕。我们的机井其实离公厕都没有百米之远。每天定时早晨5点开始抽水到水塔,然后晚上9点关抽水机。也就是说我们的自来水不是24小时的,也没有任何净化装置,就是地下水而已。那个年代大人还喝喝茶,小孩子基本上都是用个瓢在家里水缸里面舀水喝。我们家搬到楼房开始有市政的自来水,有净化,有加氯,已经是我高考后的事情了。

但是这么多年下来,我也习惯了凉水只喝矿泉水,连我的咖啡机的水箱用的都是农夫山泉。倒也不是真臭讲究,主要是北方水硬,用自来水的话,怕用久了把咖啡机给堵了。

你穷的时候,分不清便宜的东西和贵的东西差异在哪里。但是稍微有点钱,你马上就发现这自来水泡茶味道不对。为啥呢?因为你也不用最便宜的高碎和茉莉花茶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茉莉花茶流行一时就是因为北京当时的水太苦了。买得起好茶叶,你自然就分得清楚水好不好。上海的自来水就是我在多个城市生活以后觉得味道最大的。上海的一些商场的可口可乐饮料机里面出的可乐都压不住那自来水的味道(可乐机一般还自带净水能力)。

吃冰棍的口味也是一步一步提升的。我小时候,住在农场的时候,不是天天都能吃到冰棍的。农场自己的小卖店时没有冰棍的,那时候冰箱可是稀罕物,没见过。我们吃的冰棍是流动小贩带来的,他们骑个自行车,车后面一个白油漆表面的木箱,内衬棉被,这东西没有任何制冷作用,但是可以有效隔热。我们小时候吃的是1分、2分的冰棍和5分钱的雪糕。

家里当时也买不起冰箱,甚至没见过冰箱,所以也没有说一买买一堆的情况,当然经济当时也不允许,根本买不起。

所谓冰棍就是糖水儿彻底冻硬,有水果味的,也有前面带红小豆的。而雪糕就是里面带牛奶味,而且比较蓬松的。我们小时候,冰棍是王道,雪糕太贵,只能偶尔吃吃。吃完了冰棍,棒子都要嗦嗦味道才舍得扔掉。

但是到了我在北京上海居住的时候,我已经知道梦龙,哈根达斯了,成了我的最常见选项。

有了点钱,就想提高生活品质,这东西是天经地义的。很多人喜欢回忆,喜欢似水年华,然而,想想可以,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上去容易,下来难。你让我回到过去的农场生活,我是回不去的,就算我想回,那块地儿现在也已经被推平,据说挖了鱼塘,养了鱼了。

所以,钟薛高虽贵,雪糕刺客虽贵,我非常坦然,非常接受。虽然从口味上他们不吸引我,我并不想买。但是即使他们吸引我,我要买得起就买,买不起就不买。

就跟我买个全世界最好用的手表,Apple watch才几千块钱,但是随便一块劳力士就要几万。贵就贵,关我何事,我不买的话,再贵也不会影响我的生活。全世界最贵的手表就是瑞士的那些机械名表,然而最不准的也是他们,随便几块钱,几十块钱的儿童电子表,精度也秒杀他们。

就像劳斯莱斯一辆,都可以买个房子了。贵就贵了,跟你我何关?你想买个几万块钱的国产汽车,还是可以买。完全不影响。

那么钟薛高到底错在哪里?

最近钟薛高的风波起来,我也没见我老婆不买。最近钟薛高高温不化,里面有合法的添加剂卡丁胶,也没见我老婆不买。她喜欢那个口味,她消费得起,我也没啥意见。

大家为什么那么关注?那么在意呢?

中国人不是骄傲去国外买空了老佛爷,买空了LV么?不是说中国人到处都是消费能力最强的人么?

最近怎么开始在于一个雪糕了?

也许见微可知著,现在整体的经济压力来了?很多人开始恐慌?从就业,从生活的压力,需要一个释放点?

然而我的感觉是,冰棍、雪糕哪怕吃贵点,不影响你买房买车,这可以占总体生活成本的比例并不高。我们遇到的问题,用这样的方式去关注也无法解决。

抓大放小吧,争取从源头多找点收入,多堵点生活上的大漏洞。然后经济状况缓解了以后,买上一个自己喜欢的,可以消费得起的最贵的雪糕,美美的吃上……暂缓几十分钟的烦恼吧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雪糕和田野

打赏

“钟薛高能有什么错?不就是贵了点么?为什么成了众矢之的?”上的一条回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