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社会生活

不要紧张,窃·格瓦拉就算真的火了,天也不会塌下来

这两天最火的一个新闻就是窃·格瓦拉刑满释放的消息,据说很多网红公司都在监狱门口等着他,想签约他。而他一出狱马上有人好吃好喝好招待,看样子马上就要红。

如果你很久没打开电梯不知道他是谁,可以看看Wiki的这段介绍:

周立齐(1984年12月27日-),网络绰号窃·格瓦拉、阿三、周某,壮族,广西南宁人,中国大陆罪犯、网络红人。

2012年,他伙同另一人唐某盗窃电动自行车后被南宁警方逮捕,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时不知悔改,还热情地向记者搭讪,并一本正经地讲述了很多歪道理。其采访视频到2016年7至11月时突然广泛传播,并爆红网络。因其发型、胡须等酷似古巴革命领导人切·格瓦拉,他被网友戏称和恶搞为“窃·格瓦拉”。又因其“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言论,被奉为百度“戒赌吧” 400万会员的“精神领袖”。窃·格瓦拉在2007年至2015年间因盗窃和抢劫四次入狱服刑。

Wikipedia

他一出狱就备受欢迎的消息让很多人感慨。舆论一片哗然有人惊呼,一个小偷也能做网红,有人说,这社会是怎么了?

其实这并不是啥稀奇的事情,大家记得那个大力哥么?吸毒抢劫的大力哥刑满释放可以做网红?

为什么窃·格瓦拉就不能做网红呢?

社会本来就是猎奇,再加上大力哥和窃·格瓦拉都有点不太像我们传统意义理解的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他们更像一个搞笑的人生悲剧,所以才产生了喜剧价值。如果说,我们的法治不彰,他们都逃脱了法律的制裁成为了网红,那么一定是很可悲的事情。

但是如果他们都那么搞笑,那么被大家关注,但是仍旧被绳之以法,那么他们红了其实有点另类普法教材的感觉。其实国内某警察局就曾经拍过一个普法小视频,因为里面犯罪分子找个是几个著名的当地喜剧演员,演的特别搞笑和扯淡,最后传播量相当不错。宣传效果其实比以前那种一板一眼的说,xxx是违法的行为,请大家一定不要做效果好得多。

窃·格瓦拉,也就是周立齐最有名的那句名言,“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听起来特别的消极。但是也未必没有包含人生中的一些真味儿。多少人想天天打工,所以这句话朗朗上口,传播量惊人,这听起来更消极了吧,但是每个人想到这句话的同时也会想到周立齐那蓬松的头发,唏嘘的胡茬,最重要的是被拷铁窗上的那只手。

每个人念叨起这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时候,心里面可能还有下半句,“但是狗鸡摸狗更做不得,被关起来不是更惨么?”。

我们的社会和民众以及一些媒体,总把孩子都想像成完全没有识别能力的婴儿。我们小时候家长担心看过了动画片,会不会成为废人。或者看“北斗神拳”会不会成为一个流氓痞子,打架分子。玩多了游戏会不会偷家里钱去玩。等等,等等。每个孩子长大了走向社会,仍旧对他们无限的担心。

但是各种统计数据和社会现实却会告诉我们一个相反的结果。其实社会的稳定程度是跟法治建设的水平以及经济水平决定的。孩子们或者大人们多看一些乱七八糟的动画片,武打电影,或者香港古惑仔的电影,并不会天下大乱。

毛主席说过,“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见怪不怪其怪自败,大力哥是瞬间变成网红了。但是他能火到什么程度呢?他没有比罗永浩更火吧?他现在可以自食其力养活自己不用再次滑向犯罪的边缘,不也是社会对他改造成功的证据么。

社会,舆论场总是需要一些热点一些猎奇,你方唱罢我在唱,一个人可以轻松的火15分钟,但是要长期火,还是需要有一些正面的东西,有一些好的价值,否则只能短暂的火一下。我们也不用担心他们火。如果他们不能长期提供好的内容,很快就会消失,或者在一个小圈子里面保持一定的热度,影响一小部分人,对社会也不会产生什么巨大的影响。

别紧张,天没那么容易塌下来。

还记得流浪大师沈巍么?是不是动静也几乎看不到了?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