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IT行业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中国的互联网一定有大量的火云邪神信徒,我们是一个追求唯快不破的行业。第一次看《功夫》的时候,火云接住子弹的一瞬间,我震惊了,太帅了,这个千百次从各种武侠小说里面看到的唯快不破的道理,终于有了完美的的画面表达。

然后,仅仅过了30秒后,我开始估算即使速度手的运动速度可以达到子弹出膛的初速度(这是接住子弹的基础条件),要让子弹从高速变为静止需要的能量有多大,人力是否可以达到。当然然后,我马上骂自己,你这个呆子,只要写出来好看,哪怕是左脚一点右脚面即可腾空又怎么样?(这种完全违反动量守恒定律的轻功技法最早据说出现在《雍正剑侠图》,我是从梁羽生的小说看到的,某国产电视剧“梁祝”,里面有个精神实质颇为一致的神奇招式,其中一人先跃起,然后拉另外一人,两人都在空中时,交替相互拉,从而实现无限向上的神功。)

刚有互联网的时候,人们最早想到的是,以后的信息一定会极大丰富,一切快捷迅速、唾手可及,人类美好的未来就此可以到来。没错,任何新闻等到杂志一月一次的发行、周刊一周一次的发行,甚至报纸一天一次的发行,都有可能变成旧闻。现在多好,前面刚有人掉在坑里,你马上就可以收到手机推送。

刚刚进入这种美丽新世界的时候,我欣喜若狂,高兴地在第一时间掌握着美英的政治走向,巴勒斯坦的解放进程,一切都那么美妙。要知道罗斯柴尔德发家的全部基础就在于“提前一整天得知了拿破仑在滑铁卢战败的消息”,我隐约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之王,在信息时代,我掌握了信息,我将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后来,我记得世界我还没主宰,就已经开始患上了信息恐惧症,我把Google Reader里面订阅的几千个RSS一减再减,我关掉了一个又一个App的Push权限,我从感谢每个信息源提供信息给我,变成收到任何信息,都想问一句,“艹,你TMD告诉你我在乎的?”

我开始深深思考一个问题,ok,快当然比慢好,但是问题出在哪里?

这时候,管不住儿子的李双江老师的儿子终于又惹事儿了。头一天,我听说的故事是,善良勇敢从小唱红歌长大的李天一同学不玩手枪了,玩起了轮奸。第二天,我听说的故事是不是轮奸是强奸。第三天,我听说的故事是,受害人撤诉了。第四天,我被普法,原来公诉案件,被害人想不想撤诉都不成,这类案件检控机关一定会起诉的。第五天,我听说轮奸第一个上的,不算轮奸,只算强奸。然后,我就……

我就出离愤怒了,到底有没有准信儿?说轮奸的也是你,说强奸的也是你,未遂的是你,遂了的还是你。合着你们Push来Push去,就是耍我玩呢?快还真TMD的快,这事儿还不到一个星期,我已经听说5、6个相互矛盾的版本了。但是我的生命就是跟着你们滚来滚去,滚来滚去的么?

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你的手机上有5个新闻客户端,谁第一个把爆炸新闻推给你了,谁就会得到PV,第二个推的人只会被你骂做无聊。以前有月刊、周刊和日报,现在好,一切都是实时的。所以, 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所以,快快快。一门心思的求快,不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真的在care。多希望中国的用户面对错误时间地点发生的推送,来句“TMI”(Too much information,译作,你觉得我关心么?)

然而,这个国家有时候就像是一个赶尸之国,国民太容易被操纵了。那年,我前妻买了双百丽的鞋,为了可有可无的9折,办了张卡。然后我们就很贴心的收到了王府井店开张大酬宾,一律6折的短信息。然后,我就不得不陪她去逛了一圈。这家新开张的店里面人山人海,比我们曾经去过的每家百丽专卖店都热闹多了。一个简单的6折短信,就可以驱使这个商品的全部拥趸一齐出现在新店。

我们真的没有长阅读的需求了么?我最早问这个问题是在跟一个记者朋友吃饭的时候,我疑惑,如果大家都没有长阅读的需求,那么杂志记者们岂不是迟早要饿死吧?她说,总还是有需求的吧?我仔细想了想,还真是,我也经常看到一个好文章,就忍不住要看完它,哪怕是花上数个小时,只要那内容是我真的想看的,真的看完觉得有收获的。

但是,今天跟一个新朋友聊天的时候,他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大多数还有没有长阅读的能力。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想过,所以我听了三遍才完全弄懂。他在担心,经过了多年的快速便捷的互联网的洗礼,我们到底还有没有机会静下来,好好看一篇文章呢?

好吧,这篇其实并不长,但是在微信里面看的话也有好几篇了,如果你能坚持到这里,请告诉我,谢谢,让我知道,还有人喜欢长阅读,还有能力长阅读。如果你不能坚持到这里,……那么……好吧,坚持不到估计你也看不到了。那随便吧。

打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